首页/专家视野/正文

任志强:地产调控政策方向模糊 公众迷茫

2010-07-28 来源:

任志强:地产调控政策方向模糊 公众迷茫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新闻1+1):当下的房地产市场可以说是各种消息满天飞,面对这样一种状况,公众只能选择无奈的去“雾里看花、水中看月”。比如说昨天和今天,房地产股就经历了“一日游”,在暴涨之后马上就是暴跌,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种情况?

 

  主持人(董倩):

  欢迎收看《新闻1+1》。

  当下的房地产市场可以说是各种消息满天飞,面对这种状况公众只能选择无奈地去雾里看花、水中看月。比如说昨天和今天,房地产股就经历了“一日游”,在暴涨之后马上就是暴跌,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一种情况呢?

  (播放短片)

  解说:

  环比下降0.1%,经过15个月的连续上涨,国家统计局在昨天终于给出了房价下降的数据。6月份,全国70个城大中城市房屋销售价格同比上涨11.4%,环比下降0.1%,这或许意味着高涨的房价出现了下行的趋势。

  一个小小的0.1%,微妙的影响着整个社会的神经,它是否预示着在“国十条”出台之后,房地产市场整整两个月的销售状态即将被打破呢?此次房地产调控拐点来了吗?

  任志强(北京市华远集团总裁):

  不能,因为我们从后面的数据可以看出来,环比下降的城市或者说指数下降到一百以下的城市已经蹦到了28个。实际上上个月已经有12个关键性城市指数在一百以下,但是二三线城市的上涨还在继续。

  1 >> 解说:

  新的统计数据是在昨天早上8点30分出现在国家统计局的网站上,正好在股市开盘之前。但是这似乎并没有妨碍房地产股的大幅反弹,而理由就是市场上房地产市场调控有关政策可能取消,三套房贷放开,国资委授意央企拿地,还有媒体言之凿凿地报道说,“知情人士称,中国的楼市调控新政策将在三季度发出,相关部委已经开始积极准备”。一时间,谣言、传言真真假假地在影响着很多人。

  昨天,包括上海、杭州、南京在内的很多城市,银行悄然开放第三套,以及以上住房房贷的消息也到处都是。

  金鑫(南京科明不动产市场分析师):

  各地经销商可能采取一些贷款方式上的灵活,比如说把20年的贷款,我可以把它划分为几个五年或者几个三年。

  解说:

  知情人士、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专家学者、主流媒体、专业媒体,还有股市、房市,一系列关于房地产宏观调控政策即将面临调整的消息,给市场和人们的心理都带来巨大的冲击。8最直接的表现:昨天地产股全面启动,板块大涨3.04%,银行股也随之水涨船高,面对种种变化和说法,昨天晚上三部委及时发出了声音。

  字幕提示:

  7月12日新闻

  主持人:

  针对近期有媒体关于个别地区放松三套房贷的报道,中国银监会今天表示,“关于规范商业银行个人住房贷款中二套房认定标准通知的政策、要求和标准没有任何变化,要求各商业银行要严格执行,不能动摇”。

  2 >> 针对近日部分网络媒体表示,房地产市场调控的有关政策可能取消的报道,“中国住建部今天表示,将督促各地继续坚定不移地贯彻国务院关于坚决遏制部分城市房价过快上涨的通知,以及相关配套政策措施”。

  解说:

  住建部、银监会、国资委坚决遏制投资投机购房,严格执行二套房贷政策,78家房产央企加快退出。昨天晚上三部委的表态及时而明确,甚至针对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政策研究部主任秦虹表示的,第三套房不放贷政策可能退出的报道。秦虹在昨天下午也公开进行了澄清,声称有关媒体纯属误读。

  今天,针对三部委的紧急辟谣,市场也做出了快速反应,沪深两市房地产板块开盘就集体变脸,跌幅超过3%。而一日游的行情则不仅表明了房地产市场的敏感,更表明了房产调控的复杂和艰难。在这种背景下,面对刚刚公布的6月份房地产数据,十字路口进退之间,政府下一步的调控又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呢?

  主持人:

  岩松,第一个问题,我们怎么看这三部委的紧急辟谣?就是今天的这种大幅下跌跟他们紧急辟谣有什么关系?

  白岩松(评论员):

  那倒是应该有关系,如果要是辟谣很多人还希望要是更早一点好了,周日晚上就辟谣可能就不会导致一日游,就是涨上去再落回来,会有很多的投资者可能在这里也蒙受损失。但是最重要的一点是,我觉得透过这一日游之后,看到我们很多人对这一轮的房地产调控政策的理解,它的性质是什么,看得不算太对。我相信很多人是把它还当成跟以往一样的是一个经济性的问题,就是经济热的时候就冷冷房地产,然后经济冷了的时候再热热房地产,拿房地产当一个松紧带似的,一个经济问题。

  3 >> 我觉得这一轮的整个房地产的调控措施,不是一个单纯的经济问题。它是使于什么呢?是使于在今年“两会”的时候,《政府工作报告》上明确地向全国人民说,要抑制部分城市房价过快上涨,已经把它当成了一个很大的民生问题,甚至是政治问题来看待。但是“两会”闭幕的第二天,北京三个央企不断地创纪录,制造了“地王”,终于让大家不高兴了。因此,从那个作为一个起点,启动了这一轮的房地产调控政策,它已经不仅单是一个经济性的问题,而是一个由于涉及到民众、民生和民众的情绪,而演变成一个带有政治性的问题。

  所以注意到这三个部门其实都是国务院政府相关的部门,因此它要迅速地在声音好像有些松动的情况下,大家有些怀疑的情况下,马上告诉大家,“不对,我们要非常严肃地来捍卫这个政治性的经济问题”。所以我觉得大家这么理解,就明白它为什么会这么迅速地辟谣。

  主持人:

  来自政府的信心非常得坚定,而且它的声音释放得也非常坚决,为什么这几个月以来,又有媒体的误读,又有市场的敏感,怎么看待这一切?

  白岩松:

  我觉得是三个因素:

  第一,在以往我们一次又一次地曾经出现过经济热了的时候就冷冷房地产,然后经济有点冷的时候就热热房地产。因此大家觉得最近好像经济形势不是那么妙,第二季度的经济数字跟第一季度相比较,开始呈现出一定下滑,很多人担心经济会不会二次探底。温家宝总理也连续两天请专家来问计,然后全国也有很多来自中央的调查组,去了解房地产新政会不会跟经济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人就会做出一种预期,经济是不是有一种转型,这个时候是不是又跟以往一样要松动了,所以大家会有这样的一种说法。

  另外,除去刚才这两种一个是经济有点冷了,另一个跟过去似乎大家理解的一样。

  4 >> 我觉得还有第三种因素是,其实在一个博弈的过程,大家在悄悄地暗战。这个暗战包括房地产商、买房子的人,包括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之间,其实这里是错综复杂的一种暗战,大家在博弈。因此,每一次博弈之后都会有出这个消息的,马上告诉大家这个消息不是真的。这个博弈我希望不再进行很长时间了。

  主持人:

  其实我理解这个消息本身的传播,可能也正是一个作为利益主体希望引导在这个市场中发挥作用的一种手段。

  白岩松:

  其实我这个周末就注意到了,因为我看了一些报纸上登了,说已经在暗示央企去拿地,然后第三套住房的房贷开始松动等等。当时我就乐,我觉得不可能,我会意识到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问题,而是带有一定的民生性的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的混杂。因此它的严肃性要比以往都严。但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动作,不排除在中央政府非常明确地在进行房地产调控的情况下的时候,银行、商家出于个人的业绩,包括商业利益等等,他觉得想要有松动的冲动和欲望。

  还有地方政府,其实房地产和地一直是他们重要的一个口袋里装钱的“法宝”。他究竟在内心里是怎样看待中央政府的决策,我觉得还值得考虑。

  另外还有一点很重要,中央政府的政策明确说的是抑制部分城市房价的过快上涨。这里有两个关键词,一个是“部分”,一个是“过快”,那不同的人就会有不同的理解,我算不算这部分里,还有“过快”是什么概念。

  主持人:

  这么多的利益主体,其实最核心的就是买房者,因为这涉及到未来我到底要不要买房,我什么时候买房。当信息不断地出现的时候,从不同的利益主体出现的时候,对于买房者的信心会带来什么样的压力?

  5 >> 白岩松:

  我关注这几个月,整个我们看到各种报道的时候,我倒没那么替买房者担心,因为你发现没有?基本上买房者现在都在观望了。为什么呢?如果他要不观望,恐怕房地产的这种交易量就不会如此的低靡。在如此低靡的情况下说明出手的人是很少的。因此很难去想他已经开始蒙受损失或者怎么样。其实大家都在观望,而且这种观望不会觉得他立即就会在一两句风言风语,或者一两个什么样消息的时候就会出手。我觉得这个观望恐怕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它需要市场的价格跟中央政策有了一个合适的博弈之后,恐怕才是消费者出手的时候。

  主持人:

  房地产调控,调控的绝不仅仅是房地产,但房地产调控政策本身所遇到的挑战还远远没有结束。

  《新闻1+1》稍后继续。

  (播放短片)

  解说:

  按照惯例,国务院7月中旬召开的经济形势座谈会,今年提前了半个月。而在同时,全国人大财经委也会同国务院的一些部委召开了经济形势研讨会。从这两个会议传递出的信息看,2010年的中国经济下半年压力巨大。

  韩保江(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副主任):

  通过总理的讲话里面,我觉得中央对我们经济形势的担心还是比较明显的。外部的环境非常复杂,经济复苏,应该说经济危机仍然在延续、在发展当中,甚至世界经济二次探底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解说:

  二季度以来各项经济指标先后出现了下滑。与此同时,外需市场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力度也在回落,这个时候宏观调控也处在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大家都在仅仅地盯着中央政府下一步的行动。面对当前形势,温家宝总理就指出,国际金融危机影响的严重性和经济复苏的曲折性,都超过了人们的预期,宏观调控面临的两难问题增多。而中国经济的难,反过来对当前正处于焦灼时刻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显然也产生了微妙的影响。例如,房产调控是否会误伤经济的说法最近就颇为火爆。

  6 >> 马光远(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博士):

  我认为处于一个非常关键的阶段,选择向上走还是向下走,对于未来整个房地产市场的健康发展,对于整个中国经济的走向,都有非常重大的影响。

  解说:

  显然专家可以两难,开发商可以叫苦,百姓可以困惑,但是政府的宏观经济政策却必须做出一个较为明确的选择,这或许也是昨天三部委表态在今天引起巨大反响的原因。两难处境到底如何抉择?如何释放出准确的信号?清晰市场预期、稳定社会情绪,同样在考验着政府的智慧。

  反观本次的调控“松绑说”的流行就是一个例证,而银行放松贷款也的确在一定范围内存在。

  韩建君(房盟中国总经理):

  大家说的放开和不放开是能不能贷的问题,现在问题不是能不能贷,是能贷。只不过标准高一点。

  解说:

  央企被授意“拿地说”,也有个例被反复提及。6月29日,新政后广州首卖宅地,央企中铁溢价超百分之百拿到,很显然在市场极度敏感的当下,房地产领域的任何风吹草动都和政策的趋向紧密相连。

  马光远:

  从目前情况来看的话,整个市场无论是新政策也好,还是未来政策的走向也好,还是房价的走势也好,我认为不确定性仍然非常大。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要说整个调控已经达到了预期目的,我觉得可能有点自欺欺人。

  7 >> 在当前这种情况下,对房地产地调控如果一旦放松的话,肯定会前功尽弃,信誉扫地。

  解说:

  无论如何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房价上涨的步伐似乎正在放慢,两难之下如何抉择引人关注。今天《新华每日电讯》就刊发评论文章,“楼市调控到艰难时刻,再坚持一下如何”,非常值得回味。“楼市调控所谓误伤经济,其实就和将脓包切除挤掉可能带来的痛楚是一样的。即使出现再多两难选择,中国经济转型一定要咬紧牙关挺住”。

  主持人:

  楼市调控是不是会误伤到当前的经济,今天下午我们采访到了任志强先生,我们听听他是怎么看的。

  记者:

  现在有人就说,一轮一轮的房产调控政策有可能会误伤到经济,您对这种看法是什么观点?

  任志强:

  我现在不认为目前是,房地产调控现在不能动。目前来看没有对经济造成重大影响,至少房地产这个行业没有拖经济增长的后退,因为投资增长还是很快的,总的销售面积还是增长的。虽然销售面积增长是在住房上大幅度减少,但在商业和写字楼上还是增加的,增幅还是加速的。

  记者:

  但是大家还有一种论调,现在的房产调控有一些雾里看花,您觉得这又是为什么?

  任志强:

  这是对的,因为我们说十个城市或者说二十个城市,你要指出来,但是我们文件上写部分城市成了房价上涨过快的时候,没有说是哪些城市。我建议它更加明确,比如说哪些城市就是哪些城市,70个大城市或者是一线的25个城市、30个城市,这些城市价格下跌了以后,或者说抑制它上涨以后就达到目标了。我们现在文件上是看不出的,这就好像我们文件上是指部分城市的房价上涨过快,但行使的政策是所有的城市吃一种药,比如说我们的二套房贷政策,在所有城市是一样的。但现在是两极分化,二三线城市实际上是在补涨,一线城市是在下跌。

  8 >> 主持人:

  岩松,你怎么看他的这种说法?

  白岩松:

  有好多人说,任志强(任总)是“大炮”,其实他是相当明白的一个“大炮”。好多人说,这一轮房地产调控之后,任志强的嘴挺软,一直主张房地产应该价格降一降,他怎么成了“主降派”了呢?其实除了任总对经济形势的一种判断之外,背后的一句话节目里没有,但是他是怎么说的呢?其实我主张房地产价格降一降,也给政府点面子,免得如果一直扛着不降,接下来给你下狠手,我想这可能也是他一个真实的想法。但是他后一段话我认为是非常有价值的。

  我也一直在迷惑一件事情,我们的出发点房地产调控针对的是部分城市的房价过快上涨,现在似乎被媒体和公众已经完全给推动为什么呢?叫坚决导致所有城市房价的下跌。这两个是一回事儿吗?过快上涨是什么概念,所有的人都等着房价下跌又是一个什么概念,我们政策的这种方向和目的地在哪儿,我觉得现在的确有点雾里看花。

  主持人:

  就刚才你也说到了,一管马上就紧,然后一放马上就出现乱的这种状况,那你说怎么改变?

  白岩松:

  是,这是让人最担心的。接下来你就要有一个期待,一个什么样的期待呢?这一轮房地产调控政策如何由一个带政治性色彩的经济问题来强压,慢慢过渡到市场性的长效约束,因为要坚决打击。我想在中国的房地产市场要很长的时间坚决打击投机,会不会适当地保证一点投资,我觉得这个将来还有可商榷的空间。在全世界的房地产市场里都很难说,一点点投资的空间都没有,我觉得这是很难的,但是太多的人都在投资那也很麻烦,但是要坚决打击投机。

  9 >> 好了,那为什么要这个话题这么说呢?我看到了国土资源部的一个下属研究机构是这么说的,“2009年全国房地产价格的报复性上涨,其实就来自于2008年对房地产热的时候冷它一下,冷的时候又赶紧催热它,导致了一种报复性的上涨”。因此所有人还用这种惯性的思维在担心和思考,这一轮的房地产调控会不会依然以这种方式结束。

  主持人:

  但问题是怎么可能避免它不重蹈覆辙呢?

  白岩松:

  如果真以这种方式结束,恐怕下一轮的报复性的上涨比上一轮还狠。可能导致的这种大家的情绪和恐慌,以及这种愤怒可能是上一轮要很难比拟的。我刚才已经说了,应该由目前带有政策性、强压性的这种调控,慢慢过渡到市场性的调控,比如说我们怎么样去保证一个长效的首付,第几套房都是一个什么样准确的比例。另外,房地产相关的这种税到没到了一个成熟的地步。另外,在哪些过快上涨的城市里出台,而不是使所有的人,不感冒的人都要跟着吃良药,然后闹肚子。大城市是热,那应该吃点泻药。可是中小城市里,人家还没热起来,还挺冷的,泻药也进去了,闹肚子了。最后这个体重爆减。所以这个时候要细化了,要非常用市场化的手段去细化,然后不要出现这种大起大落的状态,否则将来你很难承受的。

  主持人:

  就像你刚才说的,这明明是对部分城市房价过快上涨这样的一剂药,现在被很多人误解为这个房价就应该抑制住。

  白岩松:

  因为现在不仅仅是经济问题,刚才一开始我就已经说了。

网友参与评论
 
条评论
表情
点击加载更多
返回顶部